程度副词“排排坐”


随着汉语学习者语言水平的提高,接触到的程度副词也越来越多。如果仅仅看英文翻译,是比较难区分的。最典型的例子是“很+Adj.”,very…,因为用得多,所这个“很”,经常无意义,那怎么判断这个程度的高低?再如“挺”和“蛮”,英文都是pretty或quite,那在汉语里,它们在程度上也是相近的吗?用法一样吗?

AllSet Learning最近一期的workshop对这个话题进行了热烈的小组讨论,我们很愿意把讨论的成果分享给大家,希望对老师们有所帮助。

这些副词所表达的程度强弱从低到高排序如下:

比较<挺/蛮<很<十分/相当<真/好<非常<特别<超级

程度上,老师们意见基本一致的是,“比较”程度最低,其次是“挺”和“蛮”,“很”算是程度居中;“超级”程度最高,其次是“特别、非常”。关于其他几个程度副词,大家也集思广益,做了一些非常有价值的比较,希望对老师们的教学有所启发。

程度相近的两组词比较:

“挺”和“蛮”的程度相近,但都带有方言色彩。“挺”偏北方方言,“蛮”偏南方方言,如上海话就常常用“蛮”而不是“挺”。

“好”和“真”的程度相近,但二者都明显带有主观体验的色彩,而且常常用于感叹语气。例如:

天气预报说,今天会很热。我刚刚出去了一下,外面真热!

你好厉害!这么快就把我的电脑修好了!

除了程度、方言色彩、主客观方面的差异,老师们还可以针对特定的程度副词,从以下几个方面着手教学:

语体色彩:以上这些程度副词大部分都是偏口语的,唯独“十分”稍微偏书面语。从搭配上看,“十分”所修饰的形容词通常都是双音节形容词,这样读起来更有韵律感。如“十分精彩、十分安静、十分痛苦”。单音节形容词一般不能搭配,如“十分累、十分热”。

性别色彩:“好+Adj.”是近年来流行起来的,受台湾方言影响,尤其是句末常有“哦”等语气词时,略带女性化色彩。“蛮”在南方方言里使用频率比较高,在某种程度上被认为略带女性化色彩。有些男性学习者比较在意汉语口语中偏女性化的用语,老师们不妨留意一下这类现象。

​固定结构:“挺”和“蛮”所修饰的形容词后通常要加“的”,构成“挺+Adj.+的”和“蛮+Adj.+的”句式。例如:

今天蛮冷的。

老板蛮大方的。

在汉语教学里,对程度副词应该算是一个难点。汉语者常常很头疼。希望我们的这篇文章会对老师教学有所启发,也欢迎老师们留言分享你的教学经验和方法。